珍贵的茶签

张乃辉 

  转眼时间,到了临近退休的年龄,心里头便生出些淡泊的怀旧情绪。阳光灿烂的秋日周末,在家中把尘 封多年的旧书信箧子翻了出来,细细浏览。有一封寄自香港九龙界限街的信引起了我的注意,那发黄的道林 纸信封上是舅舅清秀、工整的钢笔字迹。舅舅早年是鹤庆县城有名的才子,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西语系,上 世纪三、四十年代曾赴香港、澳门谋生,受聘于英国商务公司,任船舶局高级翻译。 
  舅舅名叫赵振乾,他在写给我父亲和母亲的这封信中说:“去年春节回鹤庆省亲时,承蒙弟妹厚爱,赠 送下关沱茶二封,当时颇感携带不便。不料赴香港九龙后,于闲暇之际将沱茶蒸散,遂与公司同仁分享,倍 受同仁赞尝,皆日‘极品佳茗’。过后便时常前来索讨,以解茶瘾及思乡之情……其实,港地商贩亦有多种 红茶、绿茶和清凉茶出售,皆不如下关沱茶深受同仁之喜爱也!” 
  来信还认真交待道,不要顾及邮资昂贵,速递下关原产沱茶五盒寄港。也许怕把厂家的牌子搞错了,办 事小心谨慎的舅舅还把原来沱茶里的茶签一并寄来,茶签上书有繁体(异体)楷字云: 
  “本庄在滇省迤西下关,不惜重资,自办普洱名山好茶,揉制成沱,每沱加重九两二钱,畅销各埠历有 年,所如承光顾,请认招牌为荷。下关正记茶庄谨白”。 
  从审美的角度看,该茶签制作十分精美大方,草绿色的图文系水印而成,没有半点印刷的油墨气息;文 中配有圆形镂空图案,显得古朴典雅。更为难得的是茶签用纯棉纸制作,软如细绢,薄如蝉翼,历时久远, 色质竞没有改变,由此可见,当时的下关沱茶制作与包装己是十分地考究。 
  据我所知,下关沱茶有悠久的历史,自1902年在云南下关古镇创制定型以来,己经走过109个年头。在 悠悠岁月中,下关沱茶以其独特精湛的工艺,醇厚、馥郁、回甘、耐泡的品质和诚信做茶的准则在海内外畅 销不衰,扬名天下。自是每一个大理人深感骄傲和自豪的事情。遥想舅舅当年在租界做事,把沱茶与中外同 事一起分享之时,自然会赢来赞叹、包括“OK”的叫好声。这位纤弱、善良的爱国知识分子心灵深处,定会 激起阵阵欣喜的涟漪的…… 
  茶签上的“正记茶庄”始于何年,缺考。据本人推测,该是在沱茶产生后不久建立,在以后的沧桑岁月 中经久不衰。至l941年,下关“康藏茶厂”诞生,这家股份制的大茶厂其中便有茶庄融入的股份……以后, 茶厂越做越大,终于有了今天享誉中外的规模与市场。应该说,下关沱茶之所以有今天,除去它本身的品质 外,还带着几代下关沱茶制茶人的心血和严谨敬业的譬香气息啊!茶好,人更好!二者相得益彰,皆是上乘的 君子之品。 
  近些年来,我慢慢喜爱上了收藏;也是一名大理的悠久茶文化的忠实崇拜者。感谢舅舅,在经历了近七 十个春秋之后,竞给我留下了一份精美的茶签,这该是一份极有历史意义和收藏价值的礼物。我小心翼翼地 把茶签收藏于册中,细细观摩,让人领悟到—份人与物间的神秘交流与默契…… 
  人生易老,如今上一辈的老人几乎都已作古,舅舅也叶落归根,飘泊一生后回到鹤庆老家,于上世纪八 十年代谢世。他一生不嗜烟酒,但对茶叶,特别是下关沱茶情有独钟,老人的在天之灵如果得知下关沱茶在 近些年的不断做大做强后,已获得国家“原产地标记产品”注册,并且其制作技艺已入选“国家级非物质文 化遗产名录”,在云南茶业界独树一帜时,该会有何等的感慨和欣慰。于是,我来到庭院,秋日下的金银花 丛开得正艳。我沏上热腾腾的沱茶,举杯向空默默遥祈。以此纪念一生含辛茹苦的双亲和舅舅,愿老人在天 
之灵再次品尝到人间最美的佳茗……

(选自《普洱》2011年第10期) 编辑:若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