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与民俗


                                                       章虹宇 

  茶,不仅是止渴除疫、健身益体的天然饮料,同时,也是“轻身换骨”能治“万病之药”(梁代陶弘景语)。在人类的现实生活中,茶,不仅是人们用来保健、治病疗疾的饮料和药物,同时,是一种传承民族文化的载体——我国一些少数民族的民俗文化中,茶是民俗活动的“主角”。 
  在白族人心目中,茶是天下的“至宝”,是沟通人和神灵之间的桥梁。 
  白族人不论举办任何祭祀活动,一杯敬茶、一碟混装的茶叶、食盐和大米,是必不可少的供品。白族视茶、盐和米是几件魔力无边的“圣物”,祭祀时给神灵供献三件“圣物”,便可讨得神灵的欢心,保佑祭祀者心想事成。同时,它能开启神灵的耳目,让神灵听到你的祈求之声,为你指点迷津并实现你的所求。 
  白族人赋予茶驱邪避凶的寓意,把它视作是镇宅避凶、避邪、保佑平安的吉祥物。 
  凡白族人出远门,都要用小荷包装一点茶叶(下关沱茶更佳), 少许门坎土(堂屋内跨进门坎处的泥土)随身佩戴。据说,身佩此物,就会一路平安。若在途中或外地发生腹泻、怕冷发烧等疾病,只要用沸水冲泡荷包中的茶、 
土少许喝下,便可病除神爽。 
  白族赶马人若在途中“开亮”露宿,必须在宿营地四周撒一圈茶叶、盐和米混合的“米城”,并在火塘中焚烧茶叶和草果。据传:使用此俗后,一切邪魔和毒虫猛兽就不敢步人“米城”,人、畜便平安无恙。此外,居住在云南鹤庆的白族和汉族,在建造新屋选中地基后,要用茶叶、食盐和大米混合的“三宝”,在宅基地四周撒一圈“米城”;选中埋葬死者坟地后,也要在坟地四周撒圈“米城”。据说,经过此俗,选中的地基便成为一块“福地”,其主人家族便会无灾无难、福禄连绵、兴旺发达。新居落成,人们要举行“安龙奠土”仪式,仪式的“主戏”是“安地胆”。“地胆”是一个土陶罐,内装“胆魂”——一个鹅蛋;“五子”——连子、桂子、枣子、松子、瓜子;“五宝”——茶叶、食盐、大米、红糖、银器;空隙处全用茶叶充填,称之“旺茶”——象征放“地胆”的人家,像茶树一样兴旺发达。埋葬死者棺木的坑穴地中心,也要安放“地胆”,并且要在坑穴棺下的泥土上,铺一层茶叶,称“再生茶”。据传,若死者坟穴中不铺垫“再生茶”,就不能转世。再者,白族在新居落成后,要在主房和大门脊中央处,安放土陶烧制的镇宅兽瓦猫护宅。安放瓦猫的底座下,要装放一个红布袋作“猫魂”。袋内装一本历书、一支毛笔、一锭墨和一些茶叶。据说。瓦猫下安放了“猫魂”,瓦猫方有灵性,否则,将无镇宅的作用。另外,白族人在修建土、木、石工程竣工“合龙”时,均要在“龙口”处安放一个内装茶叶的小瓶,称之“龙宝”。据说,“龙宝”中的茶叶寓根基永固,从中折射出人们美好的希冀。 
  茶叶在白族的民俗活动中,除作为一种文化载体传承民俗文化外,人们还将其用作占卜的“神器”。过去,鹤庆白族赶马人使用的“茶卦”,便是人们赋予茶叶灵性,寄托美好追求的体现。在马帮出行前夕或行途中遇到疑难时,赶马人便要用茶卦进行占卜,预示吉凶。因占卜使用的工具是茶叶和茶具,故名茶卦。占卜时,将一把空茶壶放在地上,将壶盖翻转凹腔朝天,放于茶壶右边,分别称之日、月。茶壶称天阳,壶盖称地阴,象征先天八卦中的两仪,通称太极。以八个茶杯象征八卦的八个“卦号”,按等距环放于茶壶及壶盖四周。每个杯以茶树的一个部位命名,各代表一个八卦符号。即:上方的茶杯称“茶仁”(蕾、芽合一的茶果),象征八卦中的乾卦;下方称根,象征坤卦;左方称花,象征离卦;右方称果,象征坎卦;左上方称须,象征兑卦;左下方称干,象征震卦;右上方称叶,象征巽卦;右下方称枝,象征艮卦。八个“卦号”的排列,与伏羲先天八卦的“卦局”相似,其属性也颇为相近。茶仁与须属上阳,花与干属少阳,叶与果属上阴,枝与根属少阴,合而象征八卦中的四象。茶卦之寓蕴,基本与《易经》中“易有太极,是生两仪,两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的原理吻合。 
  我国古代易学的占断,是以数的演算而成卦,用卦象作为占断的依据,而卦象的依据则是数。茶卦的占断,也是通过数的演算所得之数象作为占断依据。其占卜方式,是古代白族先民用使用的“三索占”占卜法。选一把“茶仁”,将其随心分为两分,分别放进茶壶和壶盖中,此举称之“索”。随之,从茶壶中随意抓些“索”,按时针顺转方向,分别逐一投进根、枝、果、叶、“茶仁”、须、花、干的“卦号”杯中;而后,又反序逆时针转向再往各个“卦号”杯中投一个“索”。手中剩余的“索”,全部放回茶壶中。然后,点数壶和壶盖中的余“索”,进行演算。结果出来后,用一个双头独枝的连体“茶仁”,投放到所示“卦号”的那个茶杯中为记,称之押象。如此演算一次,称之一“索”,经过三次演算,便是三“索”。最后,把三次所押卦象的结果,按茶卦约定俗成的释义对照破解,便可得出吉凶祸福的占断征兆。 
  茶卦中卦象,是解释征兆的依据。它是一种特定的理解和解释系统,以特定的象征意义来表现占断结果。其八个“卦号”的表征,与我国先天八卦的八个符号的表征相似—— 

  茶卦“卦号”的物称是茶树之茶仁、干、花、须、叶、果、枝、根。 
  象征动物:马羊雉龙鸡猪狗牛。 
  象征人体:头口眼足股耳手腹。 

  象征人性及自然:男泽火土风川石女。 
  中国八卦,是我们的祖先经“观象于天,观法于地,近取诸身,远取诸物”后,仔细领悟自然界的有机联系和无穷变化之奥妙的研究成果,其深层蕴含,是对宇宙间事物的一种简单说明和概括,是对客观世界的一种朴素认识。白族的茶卦,也像中国八卦一样,是借用茶树之各部位作“卦号”,经演算之变化成为卦象来表达哲学、自然科学和宗教学内涵;它用简单的数字组合成卦,由卦演算成象来解释宇宙的奥秘,是一种古老的神秘文化,同时, 
也是茶文化中的辉煌篇章! 
  茶在白族民俗活动中,除用作祭品、吉祥物、避凶驱邪物和占卜之“神器”外,在人生礼仪中,可以说是“如影相随”。白族习俗,婴儿从降生之日起,家里要用淡茶水为其洗7天的澡,并用细茶末为其敷肚脐眼和腋、胯、心窝等部位,称之“洗七”和“护魂”。据传。经此俗后,婴儿就会“落地生根”、“魂守其舍”,易养成人。当婴儿过周岁生日时,做母亲的要为其在腹部系上茶末、艾绒为芯的“护舍”兜肚。据说,系上兜肚的孩子将会无病无灾,健康成长。孩子会起步走路之日,母亲要为其系挂个绣茶树、内装“茶仁”的长命荷包。据说.孩子系上荷包,就会百邪回避,无灾无难。孩子到了12岁的生日,家里要给其嚼“长生”——茶叶、生姜、艾叶和红糖混嚼。据传嚼了“长生”,孩子就会寿与天齐。同时,母亲要在孩子起步时佩戴的荷包中,再装进些“茶仁”和香草,改名为吉祥荷包,供孩子终生佩戴。到了孩子们长大成人,谈婚论嫁订婚时,要互换吉祥荷包佩戴。到成婚时拜过堂后,两人将双方的吉祥荷包“芯”倒合一处,再加进些鲜“茶仁”拌合,一分为二,装进新做的两个双环型荷包中,各人佩戴一个称同心荷包。据说,新婚夫妻系上同心荷包,将会夫唱妇随,多儿多孙,白头偕老。到了老人去世时,后人得要在他(她)佩戴的荷包中,加进些“茶仁”,给他(她)系在胸前同齐人殓;并在死者眼、耳、口、鼻孔窍中充填细茶末,让死者安息在茶香中……由此看出,白族人各个人生礼仪时段,均离不开茶。茶应用于人生礼仪中,实质是一种保健和防治病疾之举;而经民俗活动的“催化”,则变成了吉祥物。可以这么说,茶在白族民俗文化中的展示,是白族先民在自身形成和发展过程中,凝聚起来的表现在民族文化特点上的心理状态的一种反映。 
  茶在白族的民俗活动中,因居住地域不同,其应用之场合也各有不同。鹤庆东、西山区的白族因居住环境闭塞,文化相对落后,旧时传书带信多用“实物函”交流、联络。其间,茶叶也成了人们的“信使”。若是家中请客赴宴,那就用包谷叶包些茶叶,用青藤拴缠派人给对方送去。对方接到“请柬”,便会按时而来。要是家中起房盖屋或收割庄稼,需请人前来帮忙,你只要派人给对方送件栗树叶包茶叶的请工“函”,对方便会准时赴邀。最有趣的还是青年男女间谈情说爱的约会“函”。一方邀约另一方前来幽会,便用草编的荷包内装几个“茶仁”给对方送去。对方便根据一个“茶仁”表示一天时间的暗示,前来赴约。 
  鹤庆马耳山乡的白族,因同彝族杂居,有些习俗也融入了彝俗。旧时,彝族人打冤家需要和解时,求和的一方,只要用羊皮包一些茶叶给对方送去,对方就会停止撕杀,息斗议和。后来,此俗被白族“接纳”,变成了白族的“和平使者”——凡人们有隔阂或怨仇需要议和时,只要议和一方,用荷叶包一分茶叶给对方送去,双方就会前嫌尽消,握手言欢。若是有人做了错事,遭到对方的反目,只要犯错者主动向对方送上一包“和平使者”,便会得到对方的原谅,和好如初。 
  茶在民俗文化领域中,为何有此崇高的地位?白族民间有则传说是这么讲的:茶和柳,是观音手持之宝瓶中的灵物,能赐福,造福于万物。观音将茶树遣到人间造福,它发挥了自己的灵性,成了赐人长寿、永生、驱瘟、祛疾的“灵药”和驱邪、镇凶、除魔、纳福、荟瑞的吉祥物,从而从物而走上了神灵的殿堂。从上面这则传说中,让我们看到,茶从物转化为神灵,是一种民间信仰的产物。民间信仰,是宗教信仰生态文化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是人们对民间流行的某种精神观念、某种有形物体信奉敬仰的心理和行为,其表现是以万物有灵为基础,以祈福禳灾等现实利益为基本诉求。它重要的一大特点,就是具有浓厚的民俗性。从以上所列举的材料中可以看到,白族对茶的信仰,始终与民俗活动融为一体。从而,构成了一个特有茶信仰生态文化系统。茶信仰在白族的现实生活中,已渗透于风俗、习惯、礼仪等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白族人与茶已到“时时与‘有形’的神灵同在,也与‘无形’的神秘力量同在。”(林国平先生语)“形影相随”,故,茶走上白族的神灵殿堂;从而,也衍生出活态的,具有顽强生命力和广泛影响的茶俗文化。 
  从美学价值而论,茶在白族人心目中,是美好的化身。它貌朴实、色清雅、形怡逸、味甘香。不仅是上好的天然饮料,还是治病、疗疾、益寿、美容等保健的药物和净化、美化环境之物……它的身上,凝聚着白族人对美好的希翼和追求。实用价值、求学价值和信仰心理完美的结合,孕育出白族的一种特殊的意识形态——茶与民俗的本土文化。 
  纵览近年来茶文化的研究领域,多数文章偏重于茶的历史、茶的栽培及茶的保健功能等,对茶与民俗的研究还不足。笔者撰写此文,意在抛砖引玉,期盼专家、学者和同行的力作,揭开茶与民俗研究的帷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