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族茶道


                                                   赵守植 

  关于饮茶,白族人民在不同的场合下,有不同的礼仪。通过这些礼仪,不仅体现了白族地区悠久的历史文化,也充分体现了白族人民热情、好客、真诚、庄重、朴实、精细的民族精神。白族的茶道,较之其他民族,有自己独到的特点。 
  一、回昧无穷的“三道茶” 
  “三道茶”是白族的一种古老的艺术,起源于公元8世纪唐代南诏国时期,至今已有1000多年的历史。 
  白族接待客人,一般都在堂屋。主人在木架铁铸火盆上支起三脚架,在茶壶里煨上井水或泉水后,边与客人寒喧边开始烹茶。“三道茶”依次而烹,一为苦茶,二为甜茶,三为回味茶,俗称“一苦二甜三回味”。 
  第一道“苦茶”。俗称“雷响茶”,有些地方又被幽默地称之为“百抖斑鸠茶”。意思是要烤好这种茶,需要在炭火上轻轻抖动一百下,冲入开水后,腾起的气浪声酷似斑鸠在刺蓬里振翅的扑噜噜声响。待水泡气浪欲平,再加沸水注满罐,烘泡片刻,再倒人小茶盅内约三分之一盅,再加开水三分之一(切忌倒满,俗话说酒满敬人,茶满欺人),即由主人用双手恭恭敬敬地献到客人手中品尝。茶水呈琥珀色,浓香扑鼻,主客细啜细饮,亲密无间。 
  稍许,主人便接着献上第二道茶——“甜茶”。“甜茶”是“三道茶”中的主茶,其制作方法也很讲究,主要将本地特产的核桃仁削成薄片,将白族名特食品用牛奶做成的乳扇切成细丝,外加爆米花、红糖放入小碗中,冲入滚烫的茶水,取根竹筷搅拌均匀后,将竹筷横放在茶碗上献给客人。此茶杨升庵曾有“酥花乳线浮徐杯”的描述。品着“三道茶”那茶的浓酽,核桃的馨香,乳扇的酥软,红糖的甘甜,让周身仿佛是浸泡在一派香甜的蜜汁中,陶醉不已。至于碗上这根筷子的含意:一是客人可以用来边喝边扒吃茶的辅料;二是告诉客人今后要相互往来,以团结友情为重,不然像横跨在这碗上的筷子,独木桥难行。 
  当主客之间增加了了解,加深了情意,相互倾谈一阵之后,主人便献上第三道茶——“回味茶”。“回味茶”以蜂蜜为主,外加花椒,松子、生姜、桂皮等。有的人家还以松子仁为身,花椒仁为眼,茶叶为翅,做成一只蜜蜂,放在茶水中,栩栩如生。茶香蜜甜,姜辣椒麻,回味无穷。姜辣椒麻,在白语中辣与亲,麻与富同意同音,用它来款待客人,含有与客人亲亲热热,祝来宾大富大贵之意。 
  近几年来,随着改革开放和旅游业的发展,白族人民对“三道茶”不断加以创新和发展,把茶宴、民族服饰,民族歌舞融为一体,让客人边品茶,边欣赏民族歌舞,使“三道茶”变成了独具风情的白族歌舞茶会,深受国内外客人的称赞。 
  二、人生大礼“喜闹茶” 
  白族青年男女在结婚时,总是从客来敬茶开始,婚宴后饮茶而告终。在婚礼中还有“喜闹茶”和“拜会茶”等有趣的礼仪。 
  所谓“喜闹茶”,是在一对新人入洞房以后,男女亲朋好友闹洞房时,仍以茶为主,首先开始“闹茶”。“闹茶”时,由新娘亲手烤茶,由新郎新娘双双四手共端茶盘,向客人逐一献茶,客人随即吟诗作对,或讲几句祝愿他们幸福美好的吉利话语后,将茶一饮而尽。献茶的托盘,多为木制的漆托盘,黑底红框、金边,盘心画一朵山茶、一朵牡丹或一大红双喜字,再题上一两句关于茶的诗词,显得十分典雅,具有浓郁的诗情画意。当所有在场的人饮完茶后,新郎新娘又双双端着空盘去收茶杯。这时,客人可随意出题目,叫一对新人猜有趣的谜语或表演各种滑稽的文艺节目。等谜语猜对了,演完了才还茶杯。所以,白族青年婚礼上的“闹茶”,不仅是茶与文化,茶与文艺相结合的一种极其热闹的场面,而且也是一首富有人生哲理的抒情诗。 
  “拜会茶”,是白族青年男女婚后,新娘拜见公婆和夫君的一种礼仪。于婚后的第二天清早,新娘亲手烤制出讲究的雷响茶后,斟两杯放于托盘一侧,另一侧放两双亲手缝制的布鞋,恭恭敬敬地端到堂屋献给公婆。公婆饮完香茶并接收新鞋以后,在茶盘内放上用红纸包着的钱和首饰送给新娘。接着,新娘又用同样的礼节,托着一杯香茶和一双亲手做的布鞋,献给新郎,此鞋名日“会夫鞋”,做法极为讲究,千针万线中体现了新娘的精明能干。新郎将茶饮后,也在托盘内放玉簪或金银头饰回赠新娘。至此,白族青年的婚礼在男方家的全部礼仪才算结束。 
  三、恭敬虔诚“进贡(供)茶” 
  自古以来,大理气候温和湿润,适宜于茶树生长,大理地区种茶有悠久的历史。据《大理府志》载:“点苍山有茶树,高丈余。”至今,在旅游胜地感通寺庭院内生长特好的五株大茶树,就是唐宋年代栽培的贡茶。明朝洪武十五年(公元l382年)感通寺主持无极禅师进京朝觐,向皇宫敬献了大理马和龙女花,一并献上感通寺自产的好茶,明太祖朱元璋品饮后,赞口不绝,并赐名为“敬贡佳茶”,使感通寺一时名传内外。 
  关于感通茶,《感通寺寒泉亭记》中记载着这样一段文字:“点苍山末有荡山,荡山中立者曰感通寺,禅师印光住锡处也。寺旁有泉,清冽可饮。泉之旁树茶一棵,计其初植时不下百年物也。自有此山即有此泉,有此寺即有此茶。采茶汲泉烹啜之。……茶之气味则馥馥袭人,隽永之余趣矣。” 
  在民间,上坟祭祖,喜庆节日,都要在堂屋里或本主庙中设“进供茶”。“进供茶”的烹制十分认真,先用灶灰或蒿草将所有茶具擦洗干净,再按“雷响茶”的烹制法烹好后,一一倒入茶杯内,每杯入量不得超过茶杯的三分之一原汁,不加任何辅料和开水,然后举杯齐眉,恭恭敬敬放到供堂,一般与酒、果品、食品一齐上供。供完后,将茶和酒分别洒泼于地,以寄托对当地保护神本主和祖先的崇敬。 
  四、除病驱邪“回灵茶” 
  大理白族人民,每逢送葬归来时,主人都要首先备下一种红糖、生姜、紫苏、薄荷、茶叶煮制的“回灵茶”,专供送葬回来者饮用。据说,喝了这种茶是为了“驱邪”,实际上从该茶的所含成分来看,是一种预防感冒、中暑、风寒等疾病的大锅药。但它却作为一种民族风俗,形成了白族民间不可缺少的饮茶方式。这种饮茶方式,所谓“驱邪”,除含有一定成分的封建迷信之外,还具有感谢一天辛苦的送葬者,为送葬者消除疲劳,预防疾病之意。 
  五、茶花联姻“花香茶” 
  大理素有“家家流水,户户养花”的美誉,不论城镇居民还是农家庭院,大家都喜好培兰植桂,种竹养花,每年的农历二月十四日,各地都举行“花朝节”,让茶与花互相联姻,形成一种独特的饮茶方式。很多人家早在节日之前就作好准备,把雏菊、缅桂花、桂花、栀子花、茉莉花、槐花、糯米花等花瓣或叶子采摘下来,分别与茶混合在一起,密封数日后取出来,用洁净的井水或泉水烧开后,冲泡茶喝。此茶名日“花香茶”。茶香和花香融合在一起,形成一种浓烈的异香,一口下肚,沁人心扉。大家边赏花,边品茶,有的还吟诗作赋。欢歌曼舞,真是茶香花香庭院香,花美人美情韵美。 
  总之,白族饮茶不仅色味俱佳,具有浓郁的民族风俗,同时也是一种极好的精神享受,在我国各民族的茶道中独树一帜,别具风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