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帮文化

马帮  马帮文化是在云南特殊的地理环境、历史条件、经济条件下形成的一种独特文化。所谓马帮,是按民间约定俗 
成的方式组织起来的一群赶马人及其骡马队的称呼。 


  马帮有群、伙、帮之说,一般以九匹骡马为一群,以三群为一伙,全部骡马加在一 
起就是一队大马帮,称之为帮。“喜洲帮”、“鹤庆帮”以及巍山的“回回帮”,是“茶马古道”上著名的云南大马帮。 

      马帮组织灵活多样,规矩严格,一般都要在 马锅头的统一领导下行动。马帮内有兽医、马夫、修理、钉掌专职分工,行路和食宿有规矩,常常数帮或数十帮结队远行,有专门旗号作标志。 
  马帮有严密完整的组织管理制度,通常为大锅头一人,总管内务及途中遇到的重大事宜;二锅头一人,负责帐务,为大锅头助理;伙头一人,管理伙食,亦行使内部惩处事宜;哨头二至六人,担任保镖及押运;岐头一人,为人畜医生;伙首三至五入,即马帮的“分队工”;群头若干人,即“小组长”;么锅一人,即联络员;伙计若干人,即赶马人,每人负责骡马一至四匹不等。 
  马帮对头骡装扮很讲究,通常是“头骡打扮玻璃镜。千珠穿满马笼头,一朵红缨遮吃口,脑门心上扎绣球……”展柜中陈列的就是头骡、二骡和三骡不同的装饰。大家请看,展墙上挂着的叫“花龙头”,展柜上陈放的是“大铃”,这些都是头骡的装饰;旁边分别陈放的二骡的装饰,当地的赶马人叫做“二超”和三骡佩戴的“小铃”。通常在一队马帮中,头骡负责开道领路;二骡负责驮急救药物,三骡是马锅头或病号的乘骑专用。 


  赶马人和马相依为命,他们亲如伙伴。赶马人与马交流,讲的是“马语”,这是赶马人在赶马过程中叫唤、吆喝骡马时的一种特殊语言。如“嘘”是叫马饮水,“驾”是叫马奔跑,“唔唔唔”是叫马停住。赶马人常给骡马取大红、二红三红、大乌、二乌、小乌等名字,经过驯化一段时间后,骡马就能听懂主人叫自己的名字,按照主人的命令上驮子或者吃草料。 
  “世上什么苦,赶马做豆腐”。赶马人长年累月出门在外,风餐露宿,在茶马古道的深山丛
林中穿梭,他们历经的艰辛和危险是常人难以想象的。但也正因此,赶马人历经磨练,铸就了团结诚信、执着无畏、勇于开拓的精神和品格。 
  赶马调  赶马人由于常年要奔走于人烟稀少而漫长的荒野山道上,面对危险重重的山道,时刻要保持清醒的头脑。而伴随着他们的无非是叮叮当当的马玲声、马蹄声、鸟语声和山风的呼啸声。赶马人彼此间的交流也变得单调而无趣,除了时不时的交流赶马经验和吆喝马声外基本就再无其他过多的乐趣。赶马歌也由此诞生了。 
  起初赶马人所唱的调子,往往是本民族的山歌调,他们或因即景抒情的需要又或记录当天所发生的事情而自我改进原调子的词,或填进新编的反映赶马人生活的词。这就产生了原始的赶马调。这些民歌小调经过世代相传,不断的丰富改进,逐渐形成了比较固定的乐曲,统称之为“赶马调”。以下是大理地区比较有代表性的几支赶马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