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马古道上的百年经典——下关沱茶


                                                           张锡禄 

  下关沱茶是我国云南的名牌之一。在国内,尤其是四川、西藏,提起下关沱茶,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下关沱茶三次荣获国家银奖和“世界食品金冠奖”、被评为“中国茶叶名牌”,产品销往全国20多个省市自治区、港澳台地区,并出口美国、欧盟、日本、韩国等国家。 
  一种名牌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形成的。它的形成、发展有着长期的历史文化的底蕴,在边疆民族地区,有民族文化的底蕴。在大理,是白族历史文化的大背景下的一种智慧的结晶。 
  一、沱茶是汉字记白族语,意为用模型加工出来的茶 
  现在,沱茶很有名气,但为什么叫“沱茶”解释不清楚。有一种流行解释是什么“沱江的水泡大理的茶”,因此称为沱茶。对此,我却有着另一种不同的解释。 
  我家是大理喜洲白族人。民国初年来到下关开茶厂。后来,厂设在仁(人)民街下段。厂名叫“元春茂”。我家以生产沱茶为主。沱茶,我们白族人称为“tua zao”,“tua",意为用模具托出来的东西。如,模具托土基,称“tua tu zuai”。“zao”为茶叶。“tua zao”就是用模具压出来的茶。它有别于散茶。白族语的“tua”字不好写,就用汉字。记录为“砣”,又考虑到,茶叶要用水来冲泡,故雅化为用三点水旁的“沱”字。就写成了今天“沱茶”二字。一句话,沱茶二字是汉字记录白族语,用模具压出的紧压茶的意思。 
  二、紧压茶的出现,是顺应滇藏茶马古道和蜀身毒道运输的特殊情况而产生的 
  紧压茶,即下关沱茶不是凭空出现的。它是为了适应长途运输之需要而出现的。我们知道,散茶服用是比紧茶要方便得多的。那么为什么要花大力气做紧压茶呢。 
  这要从下关所处的地理位置来思考。 
  下关从古至今都是滇西的要塞,是交通枢纽。下关,白族语称之为“耳国”,意为下面的关口。下关一名,因关隘地形取义,又称为龙尾关。唐·樊绰《蛮书》卷5载:“龙尾城,阁逻凤所筑,萦抱玷苍南麓数里,城门临洱水下。河上桥长百余步。过桥分三路:直南蒙舍路,向西永昌路,向东白岩城路。” 
  元·郭松年《大理行记》载:“河尾桥之西有关焉,北入大理,名龙尾关,即蒙氏所筑也。西扼苍山,东属洱水,其高壁危构,巍然犹存。”在唐宋南诏大理时期此地与上关遥遥相对,是扼守大理的重要关隘。故有“六诏雄关”之称,又是与缅甸、印度交通驿站之一。成为东南亚各国进行经济、文化交流的一个重要门户。自古以来两道重要的古道在这里交汇。一条称蜀身毒道,另一条称为茶马古道。 
  蜀身毒道的历史很长,它的发现比我国西北的丝绸之路还要早得多。西汉武帝派张骞通西域时就发现这条道早就开通了。现在学术界称此道为“川滇印缅古道”,或“中国南方陆上丝绸之路”。大理下关是其咽喉之地。四川成都至滇池的朱提道(含五尺道)及经成都到临邛、雅安、西昌、大姚、祥云的灵关道都在大理的下关会合,由下关过永昌,抵缅甸北部,达中亚。 
  博南古道为蜀身毒道的咽喉,朱提道和灵关道的汇合处即今祥云县,经弥渡、下关、漾濞、永平诸县(市),西接永昌(保山),全长500多公里。汉元封年间(前110年—l05年)修筑,因其主要路段盘绕永平县之博南山而得名。 
  东汉永平十二年(公元69年),汉明帝拓修博南古道。有的地段用石板辅砌,直通澜沧江边,通过著名的霁虹桥,进入永昌(保山)境内,故又称永昌道。博南古道为历史上最早的商道。 
  下关四通八达,是滇西交通枢纽。 
  东路:从大理城出发后,经观音塘、太和、荷花村、到龙尾城(下关)过西洱河,东行经飞来寺、赵州(今凤仪)、白塔寺、小哨、石门关、白岩、加买铺、倚江铺、清华洞、青海营、高官铺至云南驿。继续沿朱提道东行后,经普棚、沙桥、沙却馆(今南华)、吕合、楚雄抵中庆(今昆明)。元代至元年间行巡使郭松年正是从这条路线由中庆到大理的,在他的《大理行记》中对途经州县的山川风物都有详细记录。 
  另一条是自云南驿汇合处向北,经弄栋(今姚安)、永仁江边渡口,渡金沙江至会理,抵西昌。这两条都是通往内地及四川的通道。东北路:自大理城向东北行,经挖色、长邑村、双廊、黄坪、鸭子庄、金江、渡金沙江至永胜。另一条是自下关向偏北行,经石龙、华营、宾居、州城、牛井、力角、热河、金江、渡金沙江至永胜。这两条在元代都是通往四川的干道。 
  北路: 自大理城北行、过银桥、湾桥、喜洲、周城、龙首关(上关)、沙坪、邓川、右所、三营、牛街、甸南、剑川城、甸头、三河、达九河(今白汉场)。(这是元世祖忽必烈进攻大理的路线之一,但是是逆行,由北往南行)至此又分三路,一是东行到丽江,转达四川盐源。二是北行经龙蟠、中甸、转到西藏。三是西行经石鼓、巨甸、维西转抵西藏。 
  西路: 自下关西行,过西洱河,经塘子铺、平坡、三块田、金牛屯、漾濞城、跨云龙桥(漾濞江),经太平铺、打牛坪、胜备江至黄连铺,经新白土铺、菖蒲塘、梅花铺、永平城、曲硐、大花桥、越博南山,经杉阳、大禾铺,过霁虹桥(澜沧江),经水寨至永昌,再经蒲缥到腾冲。此条为博南道。 

  另一条自漾濞跨云龙桥后西北行,经沙坡村、沙坝村、天耳井、石门井、过砥柱桥(跨江)至云龙州城宝丰,经上哨、马鞍山,过飞龙桥(澜沧江)至桥街,再经水井村、笔峰哨、老窝至六库、片马,是通往缅甸又一通道。 
  南路: 自下关南行,经瓦房哨、大仓、巍山城、金顶庄、南涧、阿克塘、新街、石佛、下鼠街至景东及普洱。经普洱进入西双版纳地区。这一条和以下的都是茶马古道的一部分。 
  另一条自下关经大仓南行,经甸中、庙街、巍山城、白塔、热水塘、茶克塘、乐秋、三台哨、凤凰山、石箭、公郎、一碗水,过神州渡(澜沧江)至云县达临沧。 
  再一条自下关经巍山城南行,经热水塘、五方坡、大坪坡、菖蒲塘、平安哨、橄榄墉、南涧、阿克塘、虎街、罗莎塘、牛街、新马街、下鼠街至景东及景谷等地。 
  以上道路多为山路,或为高山或为深谷,异常艰险,行走极为不便。以人背马(牛)驮为主,都是茶叶运输的通道。要走通了,短的10多天,长则三至四个月。散茶是很能难适应的,只有紧茶能防压、防潮、耐磨、节约空间。一句话能经得住长途马帮运输的考验。 
  什么叫茶马古道?一般来说,古今用骡马驮运茶叶为主的多种商品行走的交通路线就称之为茶马古道。我国从唐代开始,历史上有记载的主要有三条。从唐王朝的首都长安通向拉萨的文成公主进藏之路,称唐蕃古道。从四川省省会成都通往拉萨之路,称川藏道。从南诏大理国的国都——阳苴咩城即今天的大理通向拉萨等地称南蕃道,即南诏与吐蕃之间的道,后人又称滇藏道。 
  滇藏道起于云南茶叶的主产区思茅普洱,向北行到达下关,几乎所有从产地运来的茶叶在下关都要经过检选加工后又分路运出。有一部分继续向北行。经剑川或鹤庆到丽江、中甸运抵西藏、印度等地。这样的运输是十分遥远而艰难的,紧压茶就是为了适应这种长途运输而产生的。 
  这是大理白族人民为了长途运输茶叶的需求的一种发明和贡献。 
  三、下关在一百年前就是云南乃至全国紧压型普洱茶生产的重要基地 
  下关自古以来是白族聚居区,远的不说,在清代后期,下关已发展成为滇西白族商贸重镇。曾有大大小小上百家商号云集于此,热闹非凡。在清末至民国年间,在此逐渐形成了“腾冲”、“鹤庆”、“喜洲”三大商帮称雄的局面。前两帮后来受了挫折,喜洲帮实力大增。这些商帮,主要是喜洲帮的四大家,八中家,十二家都大都在下关起房建屋,兴建茶厂,大做紧压型普洱茶即沱茶。这些商帮,腾冲帮主要是汉族,鹤庆帮大半是白族,喜洲帮全是白族。其他中小工商户多数是白族,他们在下关请的做沱茶的技师和工人绝大多数是白族。所以说沱茶是白族的名牌产品。 
  经我们实地调查,现下关镇的中丞街、龙尾街一带,从明代以来,上百人家,几乎家家都是前面开店铺,后面设工厂。加工各种手工业产品。其中茶叶是大宗产品。清初以后向关外发展,正阳片区即老下关的四方街地区包括启文街、振兴街、正阳街、新文街、朝阳街、子河巷、西大街等交叉地段,是一片商贸经济区。尤其是启文街、子河巷一直到黑龙桥东是下关镇最繁华的市场经济区。这里从早到晚,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商贩杂货菜蔬齐全。这些地方,有很多的堆店和加工沱茶的工厂。 
  如:西大街东起福庆巷口,西至市农机厂止,是下关西通博南古道的起点站,也是茶马古道、川滇缅印古道上重要驿站。20世纪20一30年代这里每天有1 000多匹驮马路过。街上建有腾冲帮的“洪盛祥”、鹤庆商帮“福庆店”等l0多院堆店。现街的东排已拆除得差不多了,西边还有石家的一个大院子和其他的五六家小院子。仅此条街就有加工沱茶的工商户20多家。 

  抗日战争以后,今天人民街一带成了“新市场”。仅此条街上就有加工沱茶大一点的工商户就有“成昌”、“锡庆祥”、“元春茂”、“复春和”、“鸿兴源”等10余家都是白族商帮。 
  当时的茶叶主产区思茅、普洱一带是不加工沱茶的。为此,我问了一些老人。老人们说,那些地方虽然出产茶叶,但是天气热,潮湿度大,不利于茶叶的加工和储存。而下关是有名的风城,空气流通量大,天气很干燥,在没有电器烤干设备的年代,是全云南省最适合加工茶叶的地方。在这里加工的茶叶,只要方法得当,一般不会发霉变质,因而质量有保证。有了良好的外部条件,加上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再加上有文献名邦的高素质管理人才和有较高文化的生产工人日积月累,不断的总结,不仅创出了名声,而且赢得了顾客和广大的市场。百年来下关成了云南乃至全中国沱茶生产最大的基地。沱茶是白族人民向汉、藏各兄弟民族献上的一份厚礼。它用一团团紧密的一天比一天成熟的普洱茶向世界证明:白族和各兄弟民族,大家永远紧密的连系在一起,越来越亲热,谁也离不开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