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马古道上的弥渡


                                                          盛代昌 

  说起茶叶,不能不提起茶马古道,弥渡地方无论从哪条路走,都是滇西茶马古道必经之地。由茶叶贸易派生的马帮、商铺、古道管理机构、民团、赶马人所需的产品带来的手工业用品等的生产、消费应运而生,成了古代不可忽视的与茶有关系的行业。茶马与古道是古代茶叶贸易的载体,漫漫古道上,活跃着一对对运输的马帮。只要听见山间马铃就知道马帮的到来,茶马古道也就活了起来。 
  直到如今,人们对茶马古道上的茶叶贸易情况认识,只限于运输和买卖,而对古道和茶马的管理是许多人并不了解的,茶马古道上的弥渡一段,有着完整的管理、税收、驿路和市场。在了解茶马古道时,不能不提起这些必不可少的条件。因为早在唐代,对茶叶的税收就有明确的规定,即“德宗纳户部郎中赵赞议:税天下茶、漆、竹、木,十取一以为平常事。贞元十八年(公元802年)……出茶州、县……十税具一,自县风得与四十缗。”(宋·欧阳修、宋祁《新唐书·食货志》)在茶马古道从下关到景东,景东到昆明一段驿路上,在驿路管理的定西岭巡检司和弥渡巡检。虽《南诏野史》载在南诏第三代王盛逻皮时,就“设官征商税”,但在整个南诏史中无茶叶纳税的记载。起于明代,清·姚之骃著的《元明事类钞》中就明确记载有茶马和马啖盐的文字。如:“洪武年颁降金牌,以定茶马数月。”同时在《元史》中又说:文宗时诏四川给盐,云南啖马。注:亦奚不辟之地,饭收官员给盐,以每月上寅日啖这,则无病,时云南乱无盐故于川给之。 
  可以看出前几代对茶叶税收、茶马、马啖盐、茶马司的情况都有记叙,对茶马和古道的管理都很明确。 
  弥渡古道上,定西岭巡检司属官办的驿路管理机构,属土官世袭,专管从定西岭至南涧一段上的道路安全、收税、传递邮件等事。定西岭巡检土官李姓从明洪武年间建立后,至清末已传土官21代,据明·万历《赵州志》记载:这段古道上,定西岭巡检司设号兵21名,龙马唐哨设10名,水槽哨设3名,召集7名,定西岭铺10名,腰惠铺(嘉惠邑)8名,罗摩牙铺(龙门衙)12名,这条驿路上不包括徭(徭役编制)共有兵丁70名,土官下设巡检、把事等办理事务。负责通关安全、收税等工作。在密祉仁和里村清代重修《李氏墓志》中记载说:始祖李文祥于洪武十七年入滇平南授宣武将军职,至李显荣有三子添贵,次子罗由,三子添成都在茶马古道上任职。长子任铺司,专事来往公文传递;次子罗由任哨头,专门负责哨路安全;三子添成,任粮头负责办粮收取之责。明永乐十二年(公元658年)还有《张敬明碑记》载:陕西长安府三原县泾阳铜官乡人张敬明,崇祯八年入弥,贸易三十一载,最后捐资千金在弥渡到祥云古道上修长安桥一座(现二龙桥),山上建长安寺,施茶接济往来。这里今日可以看出古道上的管理和贸易情况,还有1785年(清乾隆五十年)的《税务告示碑记》,主要是说:“商贸不从水盆铺设税,竟在弥渡镇南偷漏,而告示将水盆铺税卡移至弥渡地方,并告知往来客商”贩卖一切货物需道循旧定章程,交纳税收。据调查,各来客商必须到土司衙门取通关文牒,方可在古道上从商贸易,说明古代在古道上往来贸易必须遵章纳税。从这条古道上运出到西藏到昆明贸易的茶叶也当然不能例外。 
  清朝末年到民国年间,往来在茶马古道上的马帮很多,弥渡的马帮,他们是附托于商号的。如从清末到民国年间最早成裕昌商号,一直都以走大夷方即由中国云南到缅甸孟景,泰国清迈一带,去时驮辣子、草烟、腊肉,回来驮大山茶。民国时的丽日新、郁盛祥、元兴昌号铺,在民国十二年前后用马帮驮茶叶走西昌、会理。后继有元通号、万兴祥、丽日新、郁盛祥四川叙府庄,富春恒。驻弥渡鹤庆商帮由昆明运茶叶、烟土到四川销售,商家在不断增加和倒闭,又增有和兴祥,生生利,万兴祥等几家。这些商号如郁盛祥最远设庄于汉口,还有省内的下关、云州、猫街、昆明等地设过分号。主要收购和销售茶叶,还有布匹、百货、染料、洋纱等。直到新中国成立前的30年代,弥渡城内经营茶叶百货的商店有鼎兴隆、永丰、寿记、裕泰、恒丰、丽和等几家。 
  在古道上的弥渡马帮中,最有名的要数南山马帮,据了解清末南山(弥渡德苴牛街和楚雄南华县马街一带)即已结成商队,霜降后几百匹马一齐出动,去走大夷方。当时这些地区方圆百里人烟稀少,蛮烟瘴雨,森林蔽天,民族杂处。赶马人成群结队,全系露宿,好共同防御野兽和对付土匪。商队有领帮大锅头,去时驮草烟、辣子、腊肉。出售后,就在当地运输货物,回来已是第二年清明节前,买上大山茶驮回弥渡,除供应弥渡外,还供下关揉“蛮压茶”(即沱茶)。因清明一过,瘴气四起,马帮到雨季在家养马,因此马帮有谚语曰:“七八九月,养马晒路,打死不出门;十冬腊月,冻死不归家。”这些马帮,到滇缅公路修通后,便逐渐没落了。 
  源远流长的古道也造就了弥渡地区丰富多彩的茶俗。 
  茶是人们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消费商品,俗语说:“居家开门七件事,油盐柴米酱醋茶。”茶虽是居家生活必备的物品,但在待人接物中,茶又倒转过来成了第一件事,“客来敬茶,席上饮酒”,说明接待客人的第一要务是“敬茶”。招呼客人之后,才有“茶余饭后”之举。 
  了解茶的历史的人知道,茶叶最早是作药用的。茶叶配以姜、椒、盐、糖来使用,对不同的病情都有不同的疗效。因此在喝茶的形式上也很有讲究,从制作上有煮茶、烹茶、烤茶、焙茶等。又有为了解渴的喝茶、饮茶,闲下的品茗(茶)之举。就喝茶的场所而言,居家之外,还产生了茶社、茶铺、茶室、茶摊等为不同群众服务的以茶为主的行业,其中城镇中有带娱乐性质的茶社。茶社中除饮茶外,还有一些文艺活动,从清代到解放初期,茶社中常有清唱滇戏(又名板凳戏,打围鼓)、讲评书、打扬琴、打渔鼓的多种文化活动。茶铺和茶室中多有打牌、谈生意、找活计的事情。茶摊纯粹就只是具备歇脚、饮茶解渴的功能。如今名叫茶房的村寨就是当年古道的历史遗存。 

  根据民国二十年统计,县城内交纳营业税的茶室就有9家,如顺城街康凤祥所开的吉祥茶社,王春景家开的村影茶社,此外还有从第一至第七的七家民众茶室,都是小有规模,每天从早上到晚上都全天营业服务。到民国三十年,县城内从事茶馆营业的就有23家。 
  居家饮茶也有讲究,招呼老人先是要端茶送水,有朋自远方来,必在客堂品茶叙话,一个人饮茶也叫自斟自饮,山区地方也颇为讲究。客来围着火塘烤茶,有老人的人家早晚还要喝糖茶(又名甜苦茶),有的也喝油茶、蜜茶,以示亲切、尊敬。感冒喝姜茶,头疼喝红盐茶,说明茶叶在人们生活中的应用很广。 
  在亲戚来往的礼仪中,送茶叶是必需的礼品。特别在婚俗中,有“三批黄茶为定准”之说。因为旧时的婚姻从问名到结婚,必经“六礼”,一个媳妇说成要“三跑九转”,茶叶是不可少的礼物之一。在结婚过程中,女方家要专门请人招待茶水,请烧茶师傅,新郎接亲到女方家要给煮饭师傅和烧茶师傅送红包,要不讨亲的队伍是喝不到茶水的。 
  在祖公祭祀和敬神时,茶也是必备之物,每年过年祭祖,三月清明上坟,以及所做佛事的仪式中都少不了茶叶。名为“敬茶”。 
  特别是居家建房,木匠在上梁前包八卦时要在中梁中部凿上一个小孔,放入“五宝”,即银、玉、茶、盐、糯米,表示家中平安富有,在后墙安放的瓶中也少不了“五宝”。 
  在较大的寺观中,多设有客堂,接待到寺院旅游观光者,到下的第一件事,就是品茶。如弥渡的太极山顶就设有茶房,茶房对联云:“竹枝扫寺尘俱净,雪水煮茶味更清。”天目山寺中有一幅字云:“主人不在家,月下去看花,言在青山里,坐下喝杯茶。”这是一个有趣的以茶为题的字谜,意为主人不在家的时候,客人可以先坐下喝茶,言、主、月,集在一起是个“请”字。 
  关于茶俗故事也不少,如茶房村的故事是说,清朝时弥渡下邑村有李姓兄弟二人,家庭富裕,一起读书。哥哥用功,弟弟贪玩,在父母的教戒下,都要求兄弟二人日后中举入仕。时有哥哥看不起弟弟,二人当着父母面前打赌,哥说如果兄弟考取举人,自己甘愿到驿路上招待茶水,不料打赌过后,弟弟发奋读书,硬是考上了举人。哥哥因打赌之事已是后悔莫及,认为不该小看了弟弟,虽然弟弟劝哥哥说那不过是句戏言,但哥哥没脸面对,硬是带上妻子,去驿道上开设了茶房,招呼古道来往客商的茶水。从此,独家村寨取名为茶房村,直至县地名普查时,此村人口已发展至179人。 
  直到现在县城内仍有专营茶叶的茶庄四家,大小茶室20余家。其他经营茶叶的商铺超市、茶摊也不下三四十家。茶叶有高中低档,有省内、省外名茶,也有深受当地人欢迎的地方产茶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