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马古道明珠——沙溪寺登街


                                                           高奇芳 

  沙溪镇地处大理剑川县南部,东与洱源县牛街乡毗邻,南与洱源县乔后镇交界,西与本县弥沙乡相连。源于剑湖和老君山水系的黑潓江曾为南诏四渎之一,现属澜沧江水系支流,由北向南从沙溪平坝中迤逦穿过。沙溪坝子的北面即为蜚声中外的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石宝山石窟。 
  回溯历史,从唐代到民国约l 200余年间,沙溪一直是茶马古道上的重要关隘。据史料记载,汉代以前,苍山东麓为沿湖沼泽地带,而澜沧江、怒江高山峡谷地带又为原始森林所阻。因此,苍山西部的北汉场——剑湖——黑潓江河谷地带就在相当长的历史时期内成了中国西南各民族先民进行经济、文化、政治交流的主要通道,是茶马古道连接博南古道的唯一交通线路。唐代以后,包括沙溪黑潓江通道在内的这条古道成了中原、南诏和吐蕃之间互战时必先攻取的战略要冲。而在商贸往来方面,沙溪古道是我国西南与南亚、东南亚各国友好交往的外交通道上的枢纽。同时,加上剑川傍弥潜(弥沙地区)盐井、沙追(沙溪河谷地带)盐井、乔后盐井的开发以及云龙诺邓井、兰坪啦鸣井盐矿相继开采,沙溪古道赫然成为南来北往的马帮必经黄金之路,沙溪古镇由此成了茶马古道上的重要驿站。 
  茶马古道作为自唐代以来沟通我国川、滇、藏三省以及连接南亚、东南亚的民间纽带通道,促进了各地区民族(主要是汉、藏、白、彝、傣、纳西)经济文化的发展。茶马古道是藏族地区以马匹、皮毛、氆氇、麝香、鹿茸、贝母、藏红花、虫草等特产与云南、四川地区各民族进行以茶叶交换为主包括盐、糖、布、线、粉丝等日常用品以及来自周边的印度、缅甸等地的各色百货的商贸通道。沙溪处于滇西北茶马古道上的交通要衢。北经丽江、中甸、维西、德钦,可达西藏和四川;南由大理、保山,可至南亚、东南亚。马帮经内地从四川运来的布匹、丝绸,从剑川沙溪过大理至南亚、东南亚;大理的茶叶、食盐、马匹以及思茅、普洱等云南各地的茶、砂糖等由剑川沙溪进入西藏与内地。沙溪由此而成为茶马古道上的重镇。 
  茶马古道沿黑潓江寺登街区域至今仍有两座保存完好的古石桥:玉津桥和石鳌桥。玉津桥位于寺登街东面,气若长虹,雄跨于黑漓江上,是茶马古道进入寺登街的唯一桥梁,也是古代唯一通漾濞直至大理和南亚、东南亚的重要古石桥。玉津桥始建于明代,清代和民国年间几次重建。清代赵州学者师荔扉曾题联于该桥上。现存的米花石拱形玉津桥兴建于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总跨度l8米,宽6米,古朴雄峻。石鳌桥,位于坝南江尾村南黑潓江上,又名关风桥,是茶马古道南进寺登街区域的必经之桥。石鳌桥始建于唐代大理国时期,光绪十六年(公元1890年)重建,为龙盘石半圆状拱形石桥,全桥跨度为l6米,宽5.6米,高l8米,巧致美观。古石桥已磨得光滑的石板不知被多少马蹄和行人的步履踩踏过,如今仍背负着它的历史重任,记载和诉说着古道的往昔与今日。 
  沙溪古镇上的寺登街是茶马古道上的著名古集市。沙溪的独特地理位置优势使寺登街成为各地商品流通的集散地。川流不息的马帮推动了沙溪寺登街商业的兴盛,文化的灿烂。目前,寺登街区域尚保存完好的茶马古道有两种形态:一种是条石造型宽约3米的驿道;一种是红砂弹石造型宽约5米的街道。现四方街街道、街场、寺登街驿道即为当前仍保存完好的条石造型驿道的典范。弹石造型的街道则有寺登街西街驿道、东寨门至四方街约20米的驿道及南寨门古树下约10米的驿道。这些保存完整的驿道和街道,以沧桑的历史面容展示着昔日的繁华姿影。 
  现在的寺登古集市形成于元末明初,座落在沙溪坝子中部,整个古集市成螺旋状环绕着黑潓江西岸的鳌峰山而建。元代以前,沙溪古集市曾设在坝子南端尽头茶马古道边上的上、下江坪之间,后由于战争、匪患及自然灾害等原因而毁没,到元末明初沙溪古集市又重迁设在寺登,从此稳定下来,并随着马帮运输的兴旺而日益形成规模。整个寺登街沿茶马古道南北走向呈“一”字形排列,形成南北长约400多米,东西宽约2米的街巷,路面由青石板夹五花石铺就。街巷紧南的正中集市被称为四方街。整个四方街东西宽约40余米,南北长约60余米,用红砂石铺就。四方街北还有东西方向的一条长约200余米,宽6米的通道,整个街巷显得整洁而古朴。 
  寺登街临街居民为剑川白族民居典型的古建筑,即三坊一照壁或四合五天井式建筑。这些明清时期遗留下来的民居一般为两层楼,前铺后院式格局,即临街铺面经商,背街面为院落。临街铺面一般每间为15—18平方米,通常是楼下用来经商,楼上用来存积货物。 
  这些铺面多为日用品杂货店、饭馆、茶铺等,杂货铺里面货物琳琅,各地用马帮运来的茶、盐、糖、粉丝、酥油、藏式木碗等,应有尽有。有的店铺专门售茶,茶品种多且全,其中大理本地所产的茶,在此地特别畅销。云南沱茶(即下关沱茶)、感通茶、苍山茶(即苍山雪绿茶)因汤澄、色亮、味醇而最受当地民众和客商的喜爱,成为需求量和销售量最大的商品之一。寺登街上来往的马帮和商人到此地都要歇脚或夜宿,茶铺里随时客来客往,一碗碗浓酽的香茶使长途跋涉而来的客商顿觉神清气爽,个个赞不绝口,并把这种赞美沿着茶马古道带到了途经的各地。马帮源源不断地将大理茶从下关运到沙溪、西藏、南亚、东南亚。沙溪古道上的马蹄印在千年之后至今仍散逸着淡淡的茶清馨。剑川沙溪的白族早在1 200年前就有饮茶习俗,平日婚丧嫁娶、待客和节日、祭祀等活动都离不开茶,其茶俗文化悠久而隽永。藏族人则把茶当成每日不可缺少的必需品,藏胞马帮或者沙溪的地方马帮就将大宗的茶叶运到西藏。除了白族和藏族外,沙溪的汉族、彝族和纳西族等都有饮茶的嗜好。因此,沙溪茶马古道自然就成为以运茶为主的商贸通道,这是历史的必然决定。 
  寺登街背街的院落多数为两进式,设有堂屋、厢房、偏房、厨房、花园、马厩等,可供来往的马帮、商人在此住宿歇哨。寺登街有专门的客栈、马店为马帮和客商提供食宿。至今保存完整的欧阳家古马店就设有专用的马房、料槽、水井、磨房等。欧阳家古马店位于四方街西面,共有几十间房,有的客房设有铜板状的通风孔,意寓财源广进,这是为马锅头特置的客房,是尊荣的标志。赵育华家古马店为对称性三坊一照壁建筑,座落于四方街古戏台下左侧。前院为马店,紧靠黑潓江,后院为客房,属于传统白族民居。类似的传统马店在四方街至今保存有近百家。寺登街上无数的客栈、马店、商铺以及络绎不绝的赶马人、商人一队队马和骡子的嘶叫声,马掌踏着街心石板的“得得”声,马锅头敲起的芒锣声夹杂着人们的喧嚣声,沙溪寺登街的荣盛景象如同延续五千余年的火种,光彩依旧绚丽耀眼。 
  沙溪寺登街上常年来往的藏胞马帮和地方马帮带来了商业的发展,经济的繁荣,促进了当地文化向丰富性多样性迈进。寺登街古集市西面气宇雄浑的兴教寺,建于明代初期,明永乐十三年(公元l415年)再度扩建,是白族的阿吒力佛教寺院。兴教寺一进三院的庞大建筑体,大殿为重檐歇山回廊庑九脊顶,高l9米,宽18米,进深l4.5米,四周为回廊转经式。整个寺院梁坊肥硕粗犷,结构精巧复杂,气魄轩昂,而又庄严古雅。四壁绘有与中华文化瑰宝《大理国梵像卷》一脉相承的《兴教寺壁画》20余幅,堪称中国古代宗教艺术的珍品。兴教寺具有中原与西藏佛寺建筑融汇的特征,又呈现出白族本土建筑风格,充分体现了多种文化交流的背景下沙溪宗教、建筑艺术等方面的多元化和谐发展。兴教寺现为云南省重点文件保护单位之一。寺登街古集市以马帮商业经济为依托主体而造就了文化异彩纷呈,由此而成为佛教、儒教、本主教等各类文化与日常生产生活、民俗活动相渗透的特殊商业集市贸易场所。来自各个地区不同民族的商人都能以自身民族的虔诚信仰在寺登街这个茶马古道上的繁荣市井中找到适合自己的文化归宿。 
  寺登街儒家文化的典型产物是魁阁带戏台。寺登街区域现保存完好的古魁阁带戏台有17座,其中四方街古戏台位于街场正东,与兴教寺成对轴线。四方街古戏台始建于大理国时期。清光绪六年(公元l880年)重修。古戏台结构别具一格,共为三层,上层为魁星阁,中层为戏台,底层为铺面,飞檐翩然,高耸魁梧,是寺登街古集市文化中心。这古戏台说明沙溪古道上马帮和商人流动量庞大,以至于有时间也有足够多的人到戏台观看演出。古道的戏剧演出非常活跃,每年正月初五至十五、二月八太子会、三月初三至初五城隍会、六月二十五白族火把节、八月十五中秋节等民间节日都要在古戏台上演出,民族文化气息相当浓厚。由于经济实力雄厚,在春节这种盛大喜庆的节日,沙溪常请昆明、大理、洱源、鹤庆等地的著名戏班子来唱戏。民国年间昆明著名旦角小燕子、洱源武生蔡忠荣等都曾到沙溪演出,成为古道上来往商人和当地民众最受欢迎的人物。 
  寺登街鳞次栉比的白族集市传统民居、兴教寺和古戏台等佐证着沙溪古镇的辉煌。明清时期,沙溪寺登街古集市是茶马古道上绝无仅有的古夜市。徐霞客、师范、杨慎对此都有过专门记述。乾隆年间,两度任剑川州牧的张泓所写的《滇南新语》曾详细生动地描述过寺登街古夜市。《滇南新语》中的《夜市》篇这样写道:“岭南有鬼市,在残漏之前;剑川有夜市,在禁鼓初动之后。”又记述:“剑处滇之极西,为进藏门户。土著皆彝(夷)……州之沙溪、甸尾皆有市。悄悄长昼,烟冷街衢;日落黄昏,百货乃集。村人蚁赴,手燃松节,日明子。高低远近,如萤如磷。负女携男,趋市买卖,多席地群饮,和歌跳舞,酗斗其常。”古人在寺登街赶夜市都是手持松明以此来照明。现兴教寺门庭前大石狮背脊上的孔洞,就是夜市时用来插高大的酥油灯。寺登街古夜市的形成是因茶马古道的特殊需要决定的。大批马帮到达沙溪古镇时一般是日落天黑时分,于是买卖就在这时红火展开。另一个客观原因是沙溪以农业生产为主,白天农活多,傍晚收工时刚好赶上夜市贸易。寺登街古夜市正是适应马帮商客和本地广大农民的生产生活需要而形成的一种民族传统商贸形式。现在沙溪寺登街的晚街就是古夜市遗落下来的痕迹。 
  沙溪茶马古道上的驿道、古石桥、驿馆、寺院和古戏台等无一不向世人展现着古道旧日的昌盛繁华以及千年来的重要作用和价值,并在历史这一巨大酒瓮中酝酿着更醉人的清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