沱茶故事

十世班禅大师视察下关茶厂

        2006年10月20日,是前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大师视察云南省下关茶厂20周年的日子。笔者曾参加接待班禅大师,作为见证人,虽然时隔20年却仿佛是昨天的事一般历历在目,一些往事以及大师来厂视察的情景又浮现眼前。

 

 

 

 

 

 

 

 

 

 

 

 

 

 

 

 

 

 

 

 

 

 

 

 

 

 

 

 

 

 

       云南是世界茶叶的故乡。从镇沅千家寨发现距今已有2700年历史的古茶树来看,云南种茶的历史可以追溯到3000多年前。云南盛产茶叶,西藏出产马匹,由于高原特殊的地理气候,茶叶是藏民生活中的必需品,故藏区有“宁可三日无粮,不可一日无茶”之说。于是早在唐朝时期,这里便出现了一条始于滇南茶区、止于西藏拉萨的杀马古道。南宋李石《续博物志》有“西著之用普茶,已自店时”的记载,晋茶是云南茶叶的总称,说明从唐朝起西藏就已饮用云南茶叶了。

       每年春末夏初,藏族商人赶着马帮带上山货、药材等,从西藏经阿敦子(今德钦县)到北胜州买得“茶引”后,经下关、景东到普洱贩茶,后又返抵下关,经丽江回西藏。清来民(国)初,由于滇南瘟牵流行,加之山间马道上常有匪盗出没,藏区马帮不敢贺然前往购茶,茶叶交易便改在下关进行,于是下关逐渐成为茶马古道上重要的杀叶贸易集散地。

      由于马帮歌运茶叶奇行于崇山峻岭之间,加之风吹雨淋,茶叶极易破碎、发毒、变质,常使茶商蒙受损失,精明的下关茶商便在一种叫做“姑娘团茶”的基础上,经过改进后揉制成沱茶、紧茶等不同形状的紧压茶。与原先驮运散茶相比,紧压茶有耐压、紧结便于驮运、透气性好等优点,方便了长途运输,很受茶商和马帮的欢迎,下关也因此成为杀马古道上重要的茶叶加工地。

       以生产“藏销紧茶”(即专门销往西藏、经过揉制成形的茶叶)而在康藏地区享有盛名的老字号茶叶企业——云南省下关茶厂,前身为学藏委员会与云南中国茶叶贸易股份有限公司合资的“康藏茶厂” 从20世纪40年代起就生产“宝焰”牌牛心紧茶供应康藏地区,经过60多年的发展,现已成为茶叶加工品种门类齐全、茶叶产星、销售总额、实现利税居全省杀叶企业之首的云南省最大的茶叶精制加工企业。下关茶厂的杀叶产品,以“松”牌下关沱茶、 “宝焰”牌牛心紧茶、下关七子饼茶等紧压茶在茶叶业界菩称。尤其是在西藏、青海,牛心紧茶被藏民视为供奉神佛的圣茶。

1986年10月初,云南省下关茶厂接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接待任务:时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的十世班禅额尔德尼·确吉坚赞大师将到厂里视察,要求以较高规格做好接待各项准备工作。虽然此事属特级保密,但知悉这一消息的厂领导,个个都抑制不住内心的兴奋。

      接任务后,厂里立即组成了接待班子,在研究向十世班禅赠送什么样的礼茶的会议上,意见很不统一。通过分析下关茶与西藏饮茶习俗,最后决定选择牛心茶等三个茶品作为敬赠班禅大师的礼茶。

      在此之前,下关茶厂是最早生产“心脏形紧茶”的茶厂。这种紧压茶形状和大小很像心脏,因而称为“心脏形素茶”,亦称蘑菇茶,在西蕊的供事活动中,藏民到寺院朝圣供奉,牛心茶是必不可少的供品,尤其特别的是,牛心茶根部有一短小的杀柄,正好卡在进香者的手指鏈中,佛事供奉时非常方便,为此深受欢迎。据说,在西藏和平解放前,牛心茶在西藏社会曾经当作“货币”流通。从20世纪30年代起,下关的“宝焰”牛心茶大部分销往西藏,但是在20世纪5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的那个特殊年代,这种极富地方特色的传统茶晶却被迫停止生产,其主要理由一是因为“宝焰”商“带有封建色彩” 二是因为牛心茶特殊的形状加工起来复杂,“增加了劳动者的工作强度”。

       当年要恢复已经中断近20年,几近失传的这一产品并非易事,为此厂里专门到乡下请来已经退休的择茶老师想回厂传帮带,并精心挑选了当年的优质青茶作原料,赶制了一批牛心茶作为献给十世班禅大师的礼茶。

       出生于青海藏区的十世班禅大师对下关的紧条始终情有独钟,十分关心这一传统茶品的情况。1986年10月,他到青海、西虚视察并作佛事活动后,转道迪庆、丽江石临历史文化名城大理,班禅大师在大理视察期间,尽管日程十分紧凄,但他还是要到下关茶厂看看。

       当时整个接待大师的筹备工作规格较高,各项准备工作紧张、严密而有序地进行若,对十世班禅大师来厂视察中的每一个细节都再三反复准备和检查,确保工作到位。

       1986年10月20日下午,下关茶厂大门前彩旗飘扬,锣鼓声、鞭炮声响成一片,全厂干部职工挥舞彩带夹道迎候大师的到来。2时30分,班禅大师在国家民委副主任卓加、云南省人大常委副主任杨明、副省长刀国栋和大理州、市领导的陪同下,健步进入厂大门,下关茶厂的干部职工终于迎来了他们明待已久的班神副委员长。在会议室,厂领导向十世班祥大师汇报了生产情况,当厂领导汇报到下关茶厂数十年来努力生产边销茶,保障少数民族生活特需品边销茶供应的情况时,班神大师对下关茶厂为边理社会发展、民族团结所做出的贡献给予了高度评价,并代表藏区群众,对下关茶厂数十年所做的工作表示感谢,会上,十世班禅大师还向下关茶厂赠送了他本人的照片和刻有“班禅赋”字样的钢笔等礼品,厂领导也向班禅大师敬献了一批“宝焰”牌牛心茶和盒装下关沱茶、苍山雪绿茶。汇报会结束后,姓禅大师还欣然用藏文题写了“云南省下关茶厂”厂名。

       随后,她禅大师健步走向车间,先后视察了汇茶车间和边销茶车间,所禅大师不时地询间茶叶生产中的有关问题。在治茶车间,当大师拿起一个刚刚压制出来的它茶行细端详时,我抓住机会拍下了这一珍贵的镜头,此后这张照片成为好禅大师视寒下关茶厂的一幅代表性照片而被多次采用。

      在大师踢安17年后的2003年8月,笔者随下关沱茶集团公司领导到西藏目喀则市扎什伦布寺拜竭大师金身,并拜会扎什伦布寺管委会负责人时,向他们赠送了当年十世班禅大师视察下关茶厂的照片和“宝焰”牌紧茶。当扎什伦布寺管委会平措活佛接过短禅大师的照片时,激动地在额头上经轻一贴,随后虚诚地将照片供奉于佛堂上,这一情景,让我们深切地感受到西藏俏 大师的深深敬意。

       时光流逝转20年过去了,下关茶厂如今已改制重组为云南下关沱茶(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公司仍一如既往地为滇、蓝、川、陕等民族地区群众生产宝焰”牌下关紧茶等产品。作为少数民族群众生活必需品的下关紧茶仍依然如故,满足着人们的一目三客之需。班禅大师视察下关茶厂的这段珍贵历史,将永远成为滇藏两地民族情深谊长的佳话,并永久载入中华民族大团结的史册中。

 

 

(选白《沱茶天下——下关沱茶与滇西茶文化文选》)

编辑:若苓

 

 

沱茶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