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   守护大理文化根基
首页 | 政策法规 | 新闻动态 | 概况 | 茶生大理 | 百年沱茶 | 沱茶制作技艺 | 沱茶茗品 | 沱茶故事 | 保护传承 | 下关沱茶博物馆

沱茶故事
 
沱茶故事

  

茶叶当钞票用

杨正东
  1960年夏天,我到西藏高原出差,任务是给住在那里的云南部队放映电影。我们从下关出发,经过德钦
县到达西藏昌都地区的盐井县。从那里往西,过澜沧江和怒江,直达中印边境。我发现,在这些地方,茶叶
可以当钞票使用,买到你想买的东西。
  在西藏高原,我们日常生活用品,主要由分散在各地的兵站供应。一些零星的生活用品,如蔬菜、马草
和柴火等东西,就要向当地的藏族群众购买了。在当时,这些地方的交易方式,原先用银元作货币使用,后
来银元不用了,用人民币的话,当地没有百货公司或者是供销社之类的商店,藏民拿着人民币也没有办法买
到自己所需要的东西。大家就用以物易物的方式进行交易。当地藏民最喜爱的东西有两样,一是食盐,二是
云南的茶叶,特别是下关产的沱茶。食盐可以通过盐井县产的食盐解决,茶叶就只有依靠人背马驮,历经千
辛万苦才能运到西藏的深山峡谷。这些茶叶就显得特别珍贵了。
  我们出发的时候,当地的供应部门给了我们一些茶叶,让我们沿途购买一些日常生活用品。这些茶叶有
两种:一种是砖块一般大小的砖茶,一种是圆乎乎的下关沱茶。砖茶带得多,沱茶比较珍贵,带得少。我们
把放映机器装在几个木箱子里,用牲口驮着,就上路了。我们先通过溜索过了澜沧江,翻过梅里雪山垭口,
进人到碧土县境内,来到了怒江的支流玉曲河边。时到中午,我们放下驮子,准备做饭,这时候,村子里面
立刻走出了一些人来。开头我以为这些是出来看热闹的。但是他们的手里都拿着一些东西,他们来到我们身
边,就自觉地站成一排。我感到奇怪,看热闹还这样守规矩吗?使得我们驮机器的运输班班长对这些来人左
顾右看,用非常挑剔的目光盯着他们手里的东西。他示意几个拿着东西的人,把手里的东西放下,那几个人
就喜滋滋的把手里的东西放了下来,然后就站另外一边。放下来的东西,有马吃的草料,有煮饭用的柴火,
有几个鸡蛋,几棵青菜,几串葡萄,几个石榴。那些放下东西的人站成一排,高兴得眉飞色舞。班长拿出一
块砖茶掰下几小块来,给这些人手里各放一小块。得到茶叶的人,对这些茶叶端详了又端详,眉开眼笑的。
我明白了,这一点茶叶,就是买他们手中东西的报酬了,而那些手中的东西没有被班长选中的人,还眼巴巴
的看着班长,希望班长还能够看中他们手中的东西,也让他们得到一小块茶叶。
  我们边走边放映电影。来到了怒江边。要过怒江,班长请了当地的很多人来给我们搬运机器过江。我们
东西不少,最重的发电机装在一个大木头箱子里面,空隙处还塞满了旧棉絮,起着固定的作用。这个箱子就
只能让一个壮实的汉子来背了。而这里的溜索是平溜,不是坡溜。坡溜是一个渡口有两股溜索,一根溜索这
边高,那边低,可以从这边溜到那边去。另外一根是那边高这边低,可以从对岸溜过来,过这种溜索比较省
力。平溜就只有一根溜索,两边固定在悬岩上。溜索的自重形成一个两边高,中间低的弧度。过溜的人只能
凭借溜索的自重形成的坡度溜到江中心,然后自己抓住溜索,左右手交替着,用力地一寸寸的移动到对岸。
按这里的规矩,谁背的东西,谁就要带着溜到江对岸。在大家都顺利地溜到对岸之后,那个壮实的汉子,携
带着那只沉重的木箱子,开始过江了。我们都为他能否顺利过江捏着一把汗。只见他双足并拢,身体悬空,
溜板带着他和沉重的木箱子徐徐向江中心溜去。木头制成的溜板和钢线绞成的溜索摩擦,发出一股股淡淡的
青烟。由于机器特别沉重,钢绳制成的溜索也被紧紧地往下坠着,形成一个倒三角形。东西越沉重,这个倒
三角形的尖角越锐利,坡度就越大。这个汉子咬紧牙关,左右手交替着,一寸一寸的往对岸移动着。这个移
动,实际上就是在爬坡,其艰难和险恶程度可想而知。大家只能看,只能担心,但也帮不上什么忙。他的脚
下就是滔滔不息的、哗哗奔流的江水啊!如果有什么不测,结果是灾难性的。这个藏族汉子的忍耐力让我敬
佩,他已经是满头汗水了,仍然坚持着,一寸一寸地移动双手双脚。在大家的焦急的目光当中,他终于来到
了对岸,人们终于松了一口气。
  这些劳苦功高的藏族同胞,笑眯眯地自觉站成一排,班长给他们发茶叶了。我对班长悄悄说,要多给这
些人一点茶叶,特别是那个背发电机的壮实汉子。班长说。我知道的。
  班长掏出茶砖来,小心地掰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往那些劳苦功高的手里各放上一小块。得到砖茶的人自
然高兴得眉飞色舞,笑眯眯地端详着手中的这一小块来之不易的砖茶。班长没有食言,他给那个背发电机木
箱子的壮汉多发了一份砖茶,然后,又从布口袋里掏出一个圆乎乎的东西来,我一看就知道这是下关沱茶。
班长伸手去掰那个圆乎乎的沱茶,想从上面掰下一小块来。哪想到,这个圆乎乎的东西制得相当紧密,一时
掰不下来。我伸手从班长手里拿过来,顺手给了那个壮实的藏族汉子,我认为,他是有资格享有这整个珍贵
的下关沱茶的。他略带羞涩地从我手里接过了整个沱茶,似乎不相信天下竞有这样的好事降落在他的头上。
他疑惑地看看班长,班长对他点点头。他脸上立刻绽放出灿烂无比的笑容,爱不释手地看着手中的一整个沱
茶,有点高兴得傻乎乎的了。旁边的人看到他手掌心中的那个圆乎乎的东西,也像看到一个宝物似的,眼中
闪现出羡慕的光芒。大家不约而同地把他团团围住。他似乎悟到什么,立刻收拢五指,紧紧抓住这个大家心
目中的宝物,并把它藏到身上。几个女的,解下身上佩戴的饰物,笑眯眯地递给他,他摇摇头拒绝了;几个
年轻的伙子解下身上心爱的佩刀,恭敬地递给他,他同样摇了摇头;几个老者,拿着满灌的鼻烟筒,虔诚的
送到他的眼皮底下,他还是无动于衷的摇了摇头。这些人失望地看着他,似乎有一种不甘心的情绪。突然,
什么人吹响了一声口哨,大家如同听到了进攻的号令一般,都扑向了他。只见一大群人扭成一团,灰尘笼罩
着他们,分不清谁是谁了。这样场面我们没有预料到。但是我从他们争抢时候那种喜笑颜开的表情上看出,
知道他们是进行一场娱乐式的抢夺。这时候,那群扭打在一起的人堆里面钻出来一个人来,我一看,正是那
个壮实的汉子。他健步纵身跳上一个土堆,满头满脸的尘土,气喘吁吁的看着周围的人群,手里依然紧紧地
攥着那个圆乎乎的沱茶。这些人正跃跃欲试的要对他发起新的一轮抢夺战的时候,他突然拔出随身携带的藏
刀来。那是一把闪亮、锋利的藏刀。他的这一举动,把人们吓住了,我也被惊呆了。难道他要用这把藏刀来
保卫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沱茶吗?但很快我们便看清了,这个壮汉的脸上并没有杀气腾腾的凶恶,只是一脸
调皮的微笑,一副玩世不恭的样子。只见他把手中的那个圆乎乎的沱茶放在鼻孔下面闻了又闻,又放在脸上
摩挲着。随后他剥开那层包装纸,再次闻了闻,然后连包装纸放到一块平整的石头上,抡起手中的长刀,劈
向那个圆乎乎的沱茶。沱茶无声地分成了两半,又转了一个角度,再次挥刀砍了下去,沱茶变成四块。每砍
一刀,他都要转身对周围的人们露出一个得意洋洋的微笑。他把四块沱茶砍成八块,再砍成十六块。沱茶在
他的刀子下面逐渐变小。开初,我们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后来,只见他收起刀子,把沱茶包了起来。
那块包装纸竟然没有被损坏,可见这个汉子的刀法非常娴熟,他拿着那小包已经被砍成碎块的沱茶,走向他
身边的人们,给每支手中放一小块沱茶。那些惊愕的人们,以及我们,这才恍然大悟。他周围的每一个人手
里都得到了一小块沱茶。人人的脸上立刻露出灿烂的笑容。最后,这个汉子手中的包装纸上也只剩下了一小
块沱茶,那一小块沱茶并不比别的人大。大家对这个壮实的藏族汉子投去赞许的目光。
  得到一小块沱茶的人们,如同得到了一个天大的宝贝一样,纷纷高兴地向我们鞠躬,与我们告别,然后
返身走向江边,回到对岸去了。
  在20世纪的60年代,电影是一种人人都喜爱看的东西。可是,居住在西藏地区的藏族民众,对于电影几
乎一无所知。当地的部队要给周围的藏民进行宣传,说电影很好看。说得当地的藏族群众半信半疑的,往往
是第一晚上来看电影的群众不多,第二晚上,才逐渐多起来的。可是,茶叶这种东西,是藏族人民特别喜爱
的生活用品。我们到了一些非常偏僻的山区,一看到我们手中的茶叶,他们都知道这是一种宝贝。这说明,
云南的茶叶,以及下关沱茶,它们名气在电影之上,早已经家喻户晓了。在一个只有10来户人家的小山村,
一个老人非常热情地请我到他的家里看看。我去了,一进家门,他就让我看墙上贴着的东西。我看到屋子正
中的墙上贴着一小块黑乎乎的皮子。在我疑惑的目光中,他笑哈哈的揭开那小块黑乎乎的皮子,被皮子蒙住
的是一张已经发黄的纸片,他让我好好看看,仔细看看。原来那张已经发黄的纸片不是一般的纸片,而是一
张下关沱茶的包装纸。在这个人迹罕至的地方,竟然能够见到产自下关的沱茶的包装纸,让我也激动万分。
我感到和这个山区老人亲近了许多。老人对此也感到非常骄傲,似乎这张下关沱茶的包装纸,说明自己是有
见识、饮用过下关沱茶的人家呢!
  在继续赶路的行程中,我们就是这样。把茶叶当作钞票来使用,向当地的老百姓们购买我们所需要的生
活用品。但我们心中总有一种歉疚的感觉,这种交易似乎有点不公平,他们拿给我们的东西很多,而我们回
报给他们的仅仅是一点点茶叶。但是,能够把下关沱茶带到这里,也的确是非常不易的。我们携带的茶叶不
能给得太多,否则的话,我们就回不来了。
  啊!下关沱茶,你不仅是我生活的宝贝,也同样是边疆少数民族心目中的宝贝。你是一种财富的象征,
在有的时候,你就是一种大家信赖的、不会贬值的钞票,更是持有者和饮用者一种人生价值和社会地位的体
现。(搞件来源:选自《沱茶天下-下关沱茶与滇西茶文化文选》)
编辑:若苓

上一篇文章:珍贵的茶签

 

下一篇文章:故乡茶


本网站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未经许可,禁止进行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等任何使用。
Copyright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 复制必究